<dl id='rqio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rqio'><div id='rqio'><ins id='rqi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i id='rqio'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rqio'></ins>
          2. <tr id='rqio'><strong id='rqio'></strong><small id='rqio'></small><button id='rqio'></button><li id='rqio'><noscript id='rqio'><big id='rqio'></big><dt id='rqi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qio'><table id='rqio'><blockquote id='rqio'><tbody id='rqi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qio'></u><kbd id='rqio'><kbd id='rqio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rqio'><strong id='rqi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rqio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rqio'><em id='rqio'></em><td id='rqio'><div id='rqi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qio'><big id='rqio'><big id='rqio'></big><legend id='rqi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rqio'></span>

          3. 冰點與沸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三级网_三级下载_三级迅雷下载

            有的人喜歡冷冷的冰,因為冷靜;卻不敢靠近,也是因為冰的冷靜。

            有的人喜歡狂熱的火,因為熱情;更不敢靠近,還是因為火的狂熱。

            在清然的身上,有沸點與冰點的完美結合。

            每年元旦,校團委和學生會總要組織n次多種活動,雖熱鬧,但新意寥寥。今年,操場破天荒成瞭學生的攤位,cd、磁帶、書、遊戲的價錢滿天飛。3天的生意,讓我們的庫存壓力輕瞭不少。每天快結束時,總有個戴著眼鏡的男生來掃興:“快收攤兒瞭,收拾東西回去上課,下回再來。”“他是誰呀?咱們年級的?”“嗯,在團委。”“他還挺逗,每次轟人的時候都繃著臉,強忍著笑。”

            這就是清然給我的第一個印象。自那之後,發現分級教學的時候,我和他英語在一個班。期末文理分班,他分到瞭我們班。寒假,我和bensen敲定采訪對象,我“搞定”清然。

            開學瞭,班主任指定清然為語文課代表,讓人大跌眼鏡———他的樣子是典型的理科型,一點也不“文縐縐”。誰知他這個課代表很是稱職,語文課上常常語出驚人。前兩天, 《雷雨》在我們班上演。他飾周樸園,身著深藍色睡袍,仍戴著眼鏡,舉手投足透著一股舊中國資本傢的紳士氣。“周樸園”左右為難的時候,他的神情也是猶豫不定;他慍怒的時候,聲音中充滿瞭爆發力。

            幕落,掌聲如潮。

            他曾經說他很喜歡“灌籃高手”,買瞭一套 vcd。喜歡櫻木花道嬉皮笑臉地說:

            “我是天才!”我看過他們一起打籃球。我屬於“外行看熱鬧”,但是內行人說他技術一般般。“經驗學到瞭,技術還有待提高”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體育課特別經典,我們女生打排球,球打飛瞭,一女生邊撿球邊喊:“這是哪個大哥呀?!”我順著她的手指,見籃板下,一黑衣少年,席地盤腿而坐,手捧一黑皮書,定睛一看:竟然是“高中物理讀本”!那黑衣少年便是清然。籃球在他眼前橫飛便如無物,此仁兄眉頭緊鎖,看得依舊津津有味。“i服瞭him!”一猛女不禁感嘆。

            像他那樣廢寢忘食地啃物理自然有成果。不光物理,整個理科都很有造詣。前些日子,他參加數學競賽,選擇題全都 per-fect;化學講到醛的“銀鏡反應”,老師做完演示試驗後,想找人另做一次。鑒於甲醛的“口碑”實在不怎麼好,或是其他原因,底下一片沉默。“我來!”說完,清然大步流星地走上講臺,取試管,滴加溶液,倒也有模有樣。配好的溶液,要用手捂熱,才能出現“銀鏡”。他一臉嚴肅地站在那裡,小心翼翼的攥著試管,過瞭一會兒,他松開手,一層“銀鏡”出現在試管壁上,效果比老師的演示試驗還要好。底下一片笑聲。

            可能,以上情節可以發生在很多人的故事中,所以我更想告訴別人他寒假講給我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我當時和他約在北辰購物中心對面的“派派思”。我卡點去的,從過街天橋上,沒看到他,剛松口氣,便見一個人身在天橋,目向快餐店口,憑記憶,此人就是清然。

            “嗨!你好,你就是清然吧?”很俗氣也很管用的開場白,“咱們進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來到二樓,一杯可樂,一杯檸檬茶,談話開始,先是閑聊。我註意他一身的衣服,從羽絨服到毛衣全是黑色;身材既不魁梧,也不消瘦;五官沒什麼特別,但是臉挺有棱角;說話速度不溫不火,聲音不寬不細,但帶著一個特殊的尾音。

            正題開始,我先問瞭他初中的故事。憑直覺,他的那個3年不是很順。

            “我初中在c中上的。我小學的畢業考試才考瞭 177。5分,數學 80多分,語文93。5分。我剛上初中的時候,成績挺次的。

            我們學校校長叫“老戰”,據說是退伍軍人,管我們很嚴,不穿校服就在操場上沖我們嚷嚷“你校服呢?!穿來!”我當時在二班,老師叫王軍,和一班的吳陽是兩口子,當時把我們兩個班拆瞭,搞分層次教學的試點。分完瞭以後,大傢一塊兒學,氣氛比較好。因為是兩口子教嘛,誰的話都得聽,兩個都是班主任,他們管得也挺嚴。老師跟我呆的時間也比較長,他們會教我怎麼做人,而不是總告訴我怎麼學,能跟老師交流感情。那時候剛從小學出來,用他們的話說,就是一身的臭毛病。他們說瞭很多話,我也不是特別接受,比方快考試的時候,他們總讓我們背定義、弄基礎。我就覺得會做題不就行瞭麼!可能也是老師能力所限吧,學習成績就一直上不去。等到初二的時候,學習成績上來瞭。不管怎樣,他們對我的幫助特別大,要不然上不瞭e中。

            “初中的時候,覺得做什麼都很順手,物理、化學競賽一定是我拿第一,沒跑!初二的時候,我參加瞭航模小組。有個叫孫明的和我一起學,關系挺不錯的。我們倆一起在科技館幹這活兒。暑假的時候,忙全國的比賽,每天不回傢,整天跟老師一起幹,後來坐火車到河南比賽。因為航模的比賽不能在城市裡,而在機場附近,或者在有大草坪的地方,所以條件特艱苦。我那次拿瞭金牌,還要多虧孫明。我們做的飛機是點火發射的,然後火箭脫落,讓它自己在空中滑翔。有一次試飛,風大,飛機飛丟瞭。那是我做的最好的一架飛機,比別人的飛機輕好幾克,還是眼看著它飛丟瞭。當時自己跑到荒郊野地,爬房去找飛機,特別慘。連直升機都動用瞭,還是找不到。我當時帶瞭2架飛機,有一架飛得不好。孫明當時沒參加比賽,是為瞭幫我去的,就把他的飛機借給我。那架飛得也不是很好,我們兩個又連夜趕制,第二天試飛,第三天就比賽瞭,沒想到,成功瞭,也挺不容易的。這才覺得,凡事不經過努力,還真成功不瞭。你要是不經歷困難,老天都不讓你幹成!就比如‘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……’,那段話特別有道理。在科技館,我們老師原來是國傢隊的,跟著他學航模的日子,收獲不小,可是現在沒什麼時間瞭,也隻能等考完大學才能繼續瞭。